509-513 点滴(01)

小驴屹耳:

说明:不再试图去为每一集做细节分析了(BUG太多,分析起来伤脑筋,决定不折磨自己),但还是有些点滴的感受,想记录下来,主要是人物(包括TM)和情感(包括TM),尽量正能量。时间有限,零零碎碎的,不成系统,写一点就po一点。




我从pilot开始看POI,因为爱宅总、喜欢宅四的互动而坚持看下来,直至看完123-202,无可救药地爱上了根妹,然后大锤出现了,肖根出现了,第三季的时候开始痴迷,第四、第五季,它便已经是我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五年了,我爱这部剧,爱这里面所有的人,甚至只有几个镜头的小角色如Billy和Daizo,毫无温度的Kara,没有存在感的Jessica,甚至伤害大锤的马婷婷和兰伯特;唯一令我厌恶的人是伪梵高(他真是玷污了他那张脸),当然我至今不承认他属于这部剧。五年来它给予我的积极的影响,是最后近一个月深刻的失望无法抹杀的。这篇东西是我对官方剧情最后的怀念,从此以后,这个世界里的她们、他们、它们,所有的生命(包括TM),活在我的纪念和想像中,永不磨灭。




***




509




先吐槽:我完全不在意“The Voice”的故事有没有一个交待。从剧情来讲509的意义可能只在于将以老师引入小队的战斗,为510做一个铺垫。这故事讲得急促而杂乱,观感并不好。观剧时的负面感受依然要归于CBS造的孽:如果509-513的剧情,延长为509-523的跨度,整体的感受会很不一样。一切都太仓促,太仓促……(这一抱怨只此一次,提醒一下自己不要变成祥林嫂)




说到CBS,现在回过头来看,我在情感上是矛盾的。如果POI屈服于CBS,就那样规规矩矩地以罪案单元剧为主体,或许根妹、大锤、宅总四叔、豆豆小熊,还能多陪我们两年。小乔或许会在这两年中开窍,或者回心转意,或者良心发现,或者终于找到解决剧情难点的合理方案......总之,根妹和四叔可能不至于死(至于宅总的结局,后文再详说);就算终究不免一死,也能多给我们留下些故事和影像,多让我们看看这些人,多展开一些肖根的可能性。“宁愿站着死,不要跪着活”,这话说起来有豪气,但真的当心爱的人物死在眼前的时候,人是没有半点儿豪气的。只有悲伤,深深的悲伤。你们呐,救救号码射射膝盖就好了吧,我只想要你们好好地活着......




说回到509。看完509之后有一个强烈的感受,如果真的要将剧中主要人物拉郎配,宅总可配以老师,四叔更应该配豆豆。POI的奇妙就在于你几乎可以将任何两个角色——无论性别,无论性向标签,也无论重要程度,甚至可以不太考虑颜值的匹配度(比如豆根这样悬殊的状况)——拉在一起配一配,至少做一点点单向的、柏拉图式的想像是无伤大雅的。(坏笑)这里面根妹和四叔尤其花样多(所以这剧的终极教训就是红颜薄命?)。表形(只是表形啊!)天然轻佻的根妹简直是个百搭,根/ALL每每都有非常奇妙的喜剧效果(没有人想过根妹/以老师吗?多美味的邪教!嗯我要去面壁忏悔一分钟,大家一定要相信我,我是肖根死忠粉);而四叔显然从一开始就是个招桃花的属性设定(第一季的时候最不像话,是个号码就要沦陷),连大锤最初都是预设要许配给他的。但以真爱的标准考察,最爱四叔的还是豆豆。如果说POI的人性主题是“英雄”,那“英雄”的意义则是“得到救赎的罪人”。四叔是豆豆的救赎,恰如TM/宅/锤是根妹的救赎。“我就知道我会死在你手上”,513里面豆豆在他(以为的)生命终点,坦然地笑着,这样对四叔说。和四叔死在一起他死而无憾。(豆豆,你家里还有个儿子你忘了吗?)




真爱。




说宅以。以老师象征着宅总一直在自己的性格和道德选择中压抑的那种东西:它亦正亦邪,时而宏大光明,时而残忍黑暗,兼具充沛的生命意志和狡猾的斗争手段,可以委曲求全,但潜藏中孕育远大的图谋。以老师是宅总的绝配:宅总的温良君子形象在经历99集后终于让人有些审美疲劳了,他的优柔寡断更在此后一集达到令人忍无可忍的地步,但这是后话。




我相信以后会有受过POI影响的新锐导演拍黑帮片,能让我们看到类似宅总+以老师这样的双霸组合,妙不可言......




当然,于我而言,509的重点在于肖根的重逢。(太匆匆,太匆匆......可是我提醒过自己不要学祥林嫂的......)




重逢那场戏,我第一次看的时候印象比较糟糕。大锤的感觉很不对。如果有足够的时间展开剧情,这一幕里不该出现那样直截了当的关于撒马利亚人模拟实验的解释。我想像的大锤应该将这一秘密保守了很久,她会一直带着怀疑和戒备重返小分队,与根妹的相处也会变得紧张,但这种戒备和紧张会随着时间慢慢缓解、消失,她们能够逐渐找回原来的状态。然后,应该是出于AI剧情的需要,而非出于推进肖根情感线的必要,这个秘密才被她说出(或者也有可能是机器告诉根妹,或者根妹自己找出答案)。




这是我在509之前的想像。




那个时候我不知道510。




从510回看509,一切安排都自有道理:它没有依循肖根这种特殊到了极致的情感自身的发展逻辑,而是屈服于残酷的时间表的要求。如果你能接受这个时间表(其实我不接受,但不接受也得接受啊!所以残酷),反倒要感谢编剧敢于顶着ooc的骂名让大锤就在那个小树林里,在她们重逢的第一面,就将十个月间身体和心灵的秘密和盘托出。




SO OUT OF CHARACTER. 但这大概也可算是全部糟糕的可能性中相对最好的一种了。




而那场戏中的根妹同样时ooc的。固执地保守内心秘密的绝不只是大锤一个人,根妹甚至可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大锤还曾在小Gen面前袒露过自我,整整五季当中我们却从没有看见过根妹诚实地对任何人坦白讲述过她的情感感受。202的结尾对四叔说谢谢已经是难得的诚实,那也是在电话里说的,而且那个时候的四叔对她充满敌意,这种敌意反倒令开口变得容易。当着被绑架的宅总的面杀死Denton,宅总问她你是不是童年受过什么创伤(才变成今天这个冷血的神经病),她笑着回答“我可是个甜心噢”,为她此后一贯的自我陈述风格定下基调。她把真实的自我隐藏得太好,而她的隐藏手法又太高明:她不是像大锤那样以深埋不宣的方式隐藏,而恰恰是以揭露的方式实现更为隐秘的遮蔽。她说起自己时永远真真假假、真假莫辩,看起来明显是欺骗或嘲讽的话语,细细地体会却总有些真心,但又教人永远摸不清到底有几分,试图去看清楚,总是越看越模糊。




根妹的这种自我隐藏,最极致的表现是506。506是全103集中我最痛恨的单集,我不愿再回去看,所以下面引用的台词可能不准确,但意思上应该没有太大偏差。一开始在地铁站里,宅总对她想跟着去婚礼表示怀疑,她回答说“家庭纷争,煮烂的菜,一生一世一双人,就连我都能看出童话结局的好呢”。“就连我”,台词中的这个小细节太戳心。“就连我”,根妹知道在所有人眼里她是那个完全游离在社会习俗和规则之外的疯子,所有人都知道她不受俗世凡人的追求、欲望和价值观的左右,而且,最关键的,连她自己的自我认识也是这样的。所有人里面她是最不可能按社会的期待去安排自我生命的那一个。然而我们看到她说那句话时,会相信那并不是一句彻底的反讽。她通过反讽表达出了一部分真实的自我。这句台词于是也完全可以按字面意义去理解:确实,就连根妹,也不免会想要尝试一下“家庭纷争,煮烂的菜”,“一生一世一双人”。




她对这个世界和人世习俗的所有轻蔑与讽刺放在天平一头,她对大锤的爱放在天平的另一头,我们并不知道天平会向哪一端倾斜。




“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只有根妹可以那样真诚地说着嘲讽,那样Root。(AA真心棒!)




接下来,在警局,她对朝她翻白眼的豆豆——我相信根妹心里有一个小小的角落专门为豆豆保留,豆豆是除了大锤之外另一个喜欢冲她翻白眼的人。对她来说白眼就是爱的表达啊——说,小熊是病人的陪伴狗,因为“我有严重的焦虑症”,“几乎可以算个残废”。豆豆的白眼可以代表所有观众的第一感受:焦虑症?省省吧,谁不知道你是个活泼泼的小妖精,永远精力充沛,永远在胡闹,永远在笑。




对啊,根妹是个就连走个路也要走出扭秧歌气派的姑娘,永远兴致昂扬,好像生活中任何微不足道的小细节都是天大的乐事。焦虑之说,那显然是在逗豆豆玩儿。




真是这样吗?




细想想,天哪,她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不焦虑才怪。小TM已经输掉了几千亿次棋局;宅总顽固地不肯开放系统而她顽固地尊重着宅总的绝对权威;她或许已经知道了TM和John之间有一个“协议”(513),她可能还在绞尽脑汁设想保全John的方法;她或许还要兼顾Thornhill公司的招募计划(511、513),将一些支线任务安排给新人处理。那个时候她已经在和TM谋划最终的方案;算了12000多次她自己始终还是个死......她倒是不在乎这个,但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大锤的死活。




“就在去年,我做了一回落跑新娘”,“我开始觉得所有人都不认为我适合在婚礼上出现了”……所有这些,都是讥讽,都是自嘲,都是笑骂,也都是真心。




根妹从来不直白地诉说真心。大锤要是没了她也活不了,但她不会对大锤说“你死我就死”,“I can’t live without you”。




我依然只有将此归结为play chicken的策略和时间表的紧张。大锤的ooc的话已经说到了那个份儿上,根妹必须给予更有力(也更ooc)的回应,才有可能在那个夜晚,将大锤带回小分队。




编剧知道,我们不知道,她们只剩下七天。




但我会永生铭记509结束那一幕的美好:被和煦的朝阳照耀着的疲惫不堪的五个人,因为心怀希望而身处幸福。




(未完)





 
评论
热度(164)
  1. Oo单翼..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 装作看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