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In the Silence of Heart

不自黑不舒服斯基:

嗯……我会后悔的……


这篇是很早以前写的失败之作,今天清理EverNote里面的废稿时无意中翻出来了……


为什么突然想po出来?大概真的很烦那一连串的ALONE吧……




-----------




正文:


一切结束于炎热、沉闷的夏天。他们本以为这会是场漫长的战争,会耗尽他们的余生,并在其中留下无法弥补的缺口和痛苦。结束了吗?他们反而开始茫然。Samaritan就这样崩溃了?Decima和Greer就这样失败了?他们都……活下来了?


 


通常来说,Root和Shaw不会用聊天打发时间。在这个漫长的夜晚开始之前,她们也没料到事情会向如此意外的方向发展。


图书馆——最开始他们处理无关号码的图书馆,在战争后期地铁站被毁之后,这里重新成了他们的总部——里面空荡荡的,只有Shaw一个人。Finch在两个人造上帝的博弈结束之后便飞去了意大利;Reese要写大量的书面报告,估计这几天他都得和Fusco一起住在警察局里。Shaw坐在桌子前面保养她的枪,她听到开门的声音,看到Root拉开铁门走了进来。黑客走到酒柜前拿了两只杯子和一瓶苏格兰威士忌,她走过来,坐到了Shaw旁边。


“要点吗?”她先给自己倒了一杯,举着酒瓶冲着Shaw摇了两下。


在还被Samaritan关着的时候,Shaw觉得她甚至愿意为一瓶烈性啤酒挨上一枪,更别说是Finch收藏的那些品质绝佳的美味佳酿。将近一年的时间里,酒液震荡时发出的声音是她最为怀念的声音之一。


Shaw点点头,放下手里的枪。“我记得你不太擅长喝烈的。”她接过酒杯,有些贪婪地嗅着飘散在空气中的酒香。


“以前确实不擅长。”Root承认道。早在迈阿密的时候Shaw便发现她对那些看上去比较花哨的酒有种特别的偏好。颜色鲜艳的热带鸡尾酒,昂贵的桃红香槟……Shaw一直认为Root不见得真的喜欢那些酒,她纯粹觉得拿着它们好看罢了。


现在,看着Root相当豪迈的灌了一大口Finch收藏的烈酒,看着她把玻璃杯重重砸在桌子上,Shaw丝毫不怀疑黑客喝酒的架势正来自她本人。她想起了刚刚回到小分队中时Reese对她说过的话。Reese提到过她……她暂时离开之后Root身上一系列的变化。比如Root皱着眉头啃着牛排,比如她几次“大显身手”,比如她就像现在一样大口喝着平时几乎不会碰的酒。Shaw看着她,浅浅的从杯子里抿了一小口。酒液入喉,她突然觉得有点饿。


“所以……”占据主动权的依旧是Root,“你今晚有什么计划吗?”


Shaw耸耸肩。一般情况下这就是某件她们热衷的事情开始的讯号。从CIA安全屋里危险刺激的十个小时开始,这就是她们最为主要的交流方式。属于她们的密码在激烈的碰撞和温柔的安抚间疯狂泄出,迅速转译为信任、理解、还有某种莫名其妙的归属。最能把一切解释清楚的往往不是她们带着血味的嘴唇,而是纠缠在一起的头发。


如果说Shaw从过去的经验中学到了什么的话,那就是他们的处境越糟,Root就越需要那些特别的反馈信号。今晚显然并非如此。他们赢了。没有Samaritan,没有Decima,没有到处乱飞的子弹,更没有植入头盖骨里的芯片。她看着Root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一副打定主意要把自己灌醉的样子。Shaw微微侧着头,慢慢喝光了自己杯中的酒。


 


Root倒酒的动作愈发不流畅,她的眼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越来越散,Shaw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但她想留下来。Root不打算停下,她也不打算一走了之。她们在沉默中越喝越多,Finch那瓶威士忌很快便空了一半。


“你知道吗?”Root突然开了口,“我爸爸以前是个酒鬼。”她皱着眉头,伸出手用拇指抵着自己的太阳穴。


Shaw的瞳孔微微收缩。谈论家庭……一个再明显不过的危险讯号。她有些不安的放下空酒杯,换了个姿势靠在椅背上。Root没有继续说下去,她也没有用她透着醉意的眼睛看着她。


“是个酒鬼。”Root摇着头,Shaw不知道要不要阻止她继续说下去。“他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消失了。我不知道究竟是他离开了我妈妈和我,还是妈妈带着我逃跑了。”


“你喝多了。”


Root还是摇头。黑客脸色发白,怎么看都离清醒有段距离。“我只记得他喝酒喝得很凶,其他的几乎一点印象也没有,妈妈也从来没提起过他的事。”


她抬起头看着Shaw。不知怎么,Shaw觉得自己好像也该分享一点什么。她身子稍微向前倾了一点,有些尴尬的清了清嗓子。“我爸爸……”她想起了橄榄球场和玉米片,觉得自己更饿了。“没什么特别的。典型的大兵,跟着基地跑来跑去,没事在家也会做两下俯卧撑——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Root歪歪脑袋。“继续?”


“……他牛肉三明治做得很棒。”


“我妈妈……在她还没生病的时候,那时她经常做苹果派给我们吃。Hanna有时候会蹭到鼻子上。”


“所以我们现在在做什么?交流家庭食谱?”


“放松,Sameen,只是随便聊聊。”Root深吸一口气,“放心,我不会明天早上放一盘三明治在你公寓门口的,那也太像跟踪狂了。”


“……你真会聊天。”


“你也一样。”Root摇晃一下,她试图抛个媚眼,结果却弄得好像眼里进了东西一样。“不管怎么说……我喜欢她的苹果派。她有自己的独门秘方,做出来的味道和外面卖的完全不一样,她病了之后我再也没尝到过那个味道。”黑客又给自己添了点酒,“可惜我一直不会做饭什么的。”


Shaw不知道该说什么。今晚的Root和平时太不一样,可能是酒精的作用,也可能是别的什么原因。她松开不知什么时候攥紧的拳头,默默听着Root继续自说自话。黑客低着头说着她在德克萨斯小镇上的童年。喜欢欺负人的男孩们,她妈妈做饭时哼的老歌,无聊的宗教仪式,图书馆里的Hanna……Shaw猛然意识到不知不觉间Root不知不觉间已经凑得越来越近。她还是喝着酒,还在用手撑着头,好像只要把手挪开,她马上就会像一滩烂泥一样倒在桌子上似的。


“Root……”


“所以……”Root转向她,舌头艰难的吐出几个单词,“你妈妈……她是什……么样子。”


 


Root已经醉了,醉得不清。她现在问着平时不会问的问题,说话也带上了点轻微的德克萨斯口音。Shaw皱着眉头,有些不安的在椅子上扭动一下,她拿着空酒杯在手上转了两圈,伸手去拿已经快要见底的酒瓶——大半都是Root的杰作。


Root以对已经醉了的人来说惊人的敏捷抢在了她前面。“不,这可不行。”黑客一手按住酒瓶,另一只手自然而然的按在了她的手腕上,“我说了我的故事,现在轮到你了。不坦白,今晚就没……有酒喝。”她摇晃一下,Shaw连忙伸手扶住她。


“你真的醉了。”


“告诉我你的故事……”Root顺势靠在她肩上,她嘴里呼出带着淡淡酒味的热气,弄得Shaw脖子痒痒的。“你妈妈是不是很漂亮?”


Shaw叹了口气,也许她也有点醉了,或者——想到这种可能性Shaw忍不住抖了一下——她也想和Root聊一聊。


“很漂亮。”沉默片刻之后,Shaw回答道。


“她是学者,研究……什么社会问题,我猜这就是她不得不逃出伊朗的原因。”Shaw回忆着妈妈的样子。她看到Root松开酒瓶,接着便感到黑客抓住了她的衣服,试图阻止自己向下滑。


“我小时打架她会给我包扎,边包扎便用波斯语骂我;她不会做苹果派,饭也不太会做。唯一会的就是把速冻牛排丢到平底锅里,看煎的差不多了就加上点超市里买来的黑椒酱;她是无神论者,小时候我被选入唱诗班,她——”


“你小时候进过唱诗班?”Root噗嗤一声笑了。


“你还想不想继续听……”


她看着Root像做错事的小孩那样吐吐舌头,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靠在她身上。


“我妈妈也不太唱歌,至少我不记得听到她唱过。”Shaw继续说着,“她说话的时候有挺重的伊朗口音,表情也总是挺严肃的,看上去就不是很好打交道。我爸爸去世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她除了在大学里讲课时之外连话都不怎么说。”


“我很抱歉。”Root嘟哝着。Shaw摇摇头,她突然爆发出一种想把很多事情说出来的冲动。一定是酒精的缘故。她扫了眼酒瓶,拿过来把最后那点酒倒进了她的杯子里。


“她以前话也不多。她总是在看她那些书和文章,忙着写新的论文,或者改她的学生交上来的作业。她很少说她自己的事情,没说过在伊朗还有没有亲戚,也没怎么提过当年我爸爸是怎么帮她逃出去的……好像以前的事情,我只知道他们第一次约会时的酒店。她和爸爸性格上完全不同,但是他们那几年过得很幸福,那时候她偶尔还会笑笑。”


Shaw拿起酒杯,把杯里的威士忌一饮而尽。“后来我再也没见过她笑得那么开心。”


她没从黑客那里得到任何回应。Root已经睡着了,她的手还抓着Shaw的衣服。Shaw不知道今晚聊的这些话Root能记得多少,也许等到早上她连自己说过什么都不记得,也许她会忘了后来Shaw补充的内容,却把Shaw曾经在唱诗班傻乎乎的唱歌这件事记得清清楚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也许她会不断提起这件事,没完没了的拿她开玩笑。


不过也许——Shaw犹豫着,她拿不准是该叫醒Root,让她睡在图书馆那张床上,还是该让她继续靠着自己。她看着Root微微发红的脸,看着她随着呼吸微微颤抖的睫毛,轻轻把脸贴在她的额头上。


也许偶尔这样聊聊也不错……

 
评论
热度(76)
  1. 装作看雪不自黑不舒服斯基 转载了此文字
 
© 装作看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