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Overheard

冷萌薛定谔的折耳猫R:


PIC CR: 微博 Root关门弟子_梓湖


原作者:winged_mammal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320495


授权:



#依然是没有关掉的耳机君#


#每天都想静一静的四叔视角#


#对话真的好糟糕#


#甜到腻#


依然感谢眉毛 帮忙翻译#好糟糕的对话#


最后 情人节快乐


以上


      当由一群‘改过自新’的杀手、特工、黑客相互依赖,重新组建的小分队拥有了一条单向通往基地的近乎“全开式”的耳机联络线时,很自然的他们不得不开始了解彼此,有些时候甚至会获悉一些他们本意上并不想知道的信息。这几个月来他们已经渐渐接受和习惯了一些时候不可避免的惊鸿一瞥。不过每每有人不巧开着耳机进行一些必要的浴室行为时,依然会有接二连三的耳机终端打开,从中传出错落有致的嘘声提醒着当事人,你并非独自一人。


      习惯了是一方面,但一想到这几个月以来Shaw和Root一直持续不断的把他和Finch置于尴尬万分的情况中,John坚持认为下次再内急时,他会把耳机丢在外面给自己留点余地和脸面。


      “机不可失,只争朝夕,Sameen。


      Root和Shaw正在忙着拯救新吐出来的号码,而他则被打入冷宫,呆在地下铁。考虑到八月份的纽约烈日炎炎,John毫无怨言,毕竟穿着一套上好质地的羊毛西装东躲西藏偷偷摸摸的监视可不是一个舒服的好差事。他暗戳戳地盘算着或许是时候要联系联系Finch的私人裁缝了。


      “我说到做到,Root,你再多说一个字,我就拿东西堵住你的嘴。”


      不过偷懒的代价就是此刻他不得不坐在这儿,聆听着她们连绵不绝的调情。


      “那么第一步,你要把我先绑起来。”


      “这好办。”


      John侧过头瞥了一眼桌前的Finch,他正埋头苦干,专心致志地试图打破一家保险公司过于坚不可摧的防火墙。很显然他丝毫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多跳网络里正在上演一出多么活色生香的节目。


      “我和你都心知肚明你有多痴迷我的声音,你才舍不得塞住我的嘴呢。”


      现在他看起来已经解决了防火墙。


      Finch被身侧突然起身的John吓了一跳。警探声称他有急事要赶回管辖区,同时他动作麻利地探过身,戳开了Finch的耳机开关。他拍了拍Finch的肩膀,脚步轻快地走出了地下铁车厢。


      “她们又在说捆绑play了,Harold,祝你好运,好好享受。”


~~~


      有些时候John会很怀念她们那段关系尚未明朗,色气满满的暧昧时期。那个时候,面对Root越来越露骨的调戏勾引,Shaw总是毫不迟疑地拒绝配合,而他还可以一股脑地无视她们。


       “少用你的眼睛扒我的衣服,Root。”


      “那么你是不是更乐意我用手呢?”


      “你试一试,我保证你再也不能摆弄你的双枪,四处骚包。”


      她们的关系有实质性转变的那天,至今都在他记忆区中"不尴不尬不自在不回想"的区域生动而又鲜活的存在着。那是两个月前,阵亡将士纪念日前后,Root和Shaw当时正在解决一个和克罗地亚暴徒有关的号码,她们在一个废弃的仓库里和敌人发生了一起伤亡惨重的枪战。


      "你没事吧,Root?"


      "再好不过了,你呢?"


      "子弹擦伤而已,已经自动止血了。"


      "我必须要说,Shaw,鲜血混合汗水与尘土,我真的太喜欢你现在的模样了。"


      "Root。"


      "你的肾上腺素在枪战中有没有和我的一样汹涌澎湃?我现在感觉我真的可以-"


      无论她原本要说的是什么,都戛然而止,John和Finch交换了忧心忡忡的视线,直到一阵毋庸置疑的激情热吻声透过耳机争先恐后的溢出来,他们才明白担心是多余的。Finch吃惊地睁大了眼睛,他们盯着对方好一会都没有动。一声毫无防备的呻吟窜到他们的耳中时,John扯下了他的耳机,挥手丢开了它。


      "John,我们还不知道她们有没有安全清查那栋楼,"Finch严谨地告诫道。"Miss Shaw和Miss Groves可能依然在危险之中,我们应该-天呐。"


      看着Finch关掉耳机,满脸通红,John一副"我料事如神"的表情,得意地挑了挑眉毛。


      "不过我又想了想,我相信无论发生了什么事,她们两位都可以自行解决。"


~~~


      (John永远都在后悔那天他没有打开双向耳机。只要简单的一句,‘Hey Shaw,你们两个打算什么时候回地下铁?’那么就可以避免如今时不时出现的糟糕状况。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


      十月份的时候,John带着一个案子前往地下铁寻求Harold的技术支持。他到达的时候发现Finch正在马不停蹄地敲打键盘,桌上和周围的地板上四处散落着文件。


      "Shaw是在处理号码么?"他不记得Finch有和他提到过新号码,不过他转念就明白了。随着Samaritan对这座城市监管的收紧,他的掩护身份Riley警探手上的待处理案件变得越来越棘手,而他也越来越难以从自己上司的监视中遛出来。


      Finch心不在焉地回答道。"考虑到你最近在管辖区的麻烦,我认为Miss  Shaw来处理这个会比较好。"


      "她处理的怎么样了?"


      Finch随手打开了扬声器,整个地下铁都回荡着连绵不绝的枪声。"还不错。她刚刚确实陷入了麻烦之中,不过在我想联系你之前Miss Groves及时出现了。"


      "嗯惊心动魄。"Shaw正在冲着Root大声嚷嚷,让她趁着自己给他们火力掩护的时候抓住她们的号码赶紧走。John侧过身靠在桌边,递给Finch一份文件,“我需要你的帮助。”


      “我又成了你的神秘线人?”


      “如果这么说能让你感觉好一点,我不会付钱给你的,这就是区别。”Finch手指飞快的翻阅文件,John伸出手指向了一个名字。“我怀疑Lattimer的上司和他的妻子有染,但是我拿不到证据。”


      “Shaw,趴下!”


      耳机里响起一个规模不大的爆炸声,Shaw骂骂咧咧的抱怨紧随其后。


      “现在这真的让人恼火了。”


      John疑惑的挑了挑眉毛。“这次追着我们号码的人看起来似乎有个无限供应的小型手榴弹库。”Finch没有接话,他打开了二次终端上的社交媒体网络爬虫①,仔细盯着屏幕。“无论有没有你需要的证据,你的嫌疑犯一定在某个地方留下了他动机方面的蛛丝马迹。”


      “谢谢帮忙。”


      Finch一言不发的专注于眼前的工作,John则在一边来回陪着Bear掷球玩,一阵阵的枪声夹杂着愤愤不平的嘟囔透过扩音器传遍了地下铁。终于在一阵犹如音乐剧中的高潮般震天动地的爆炸声后,John听到了饱含胜利喜悦的笑声,他忍不住为Shaw叫好。


      “别乐了,快走,Shaw,警察一会儿就会到这里抓走这些家伙。”


      她们的脚边传来某人被拖拽的声音,还伴随着因为恐惧而瑟瑟发抖的呜咽。John猜测应该是号码。


      “回家吧,Paul。收拾行李带着你妻子,一起去那趟她一直嚷嚷着想要的度假。或许等到你回来的时候,那些被你惹到恨不得你死的人都已经进监狱了。”


      “我想我找到你需要的动机了,Mr. Reese,”Finch隔着整个房间对他喊道,John把球丢回给Bear,转身走回到电脑屏幕前。


      “他的上司有三个情妇?”


      Finch点了点头。“而且居然全都是Lattimer家族的成员。”


      “我快饿扁了。”


      “我也有点饿。”


      “他的妈妈,他的妻子和他的妹妹。真是忙碌的人。这三位女士互相知道彼此在这方面的存在么?”


      “这个我无从知晓。”指控性照片从显示器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连串的短信。“但是我确定Lattimer的朋友之一发现了,并且告知了受害者整个事情。”


      “距离这里几街区的地方有一家日本照烧。它的菜还从来没让我失望过。”


      “怎么呢Sameen,你是在邀请我和你约—”


      “闭嘴。你要敢说出那个词,我就剁了你。”


      Root很明智的闭上了嘴,但是听到Shaw很快就又返身回来,John有理由怀疑Root一定又做出了“那种”勾引调戏的表情。


      “你我都知道我耐力比你强,所以别想点火了。”


      “那不过是因为我现在的口味变成了—”


      John果断地伸手按掉了扬声器,同一时间Finch移除了自己的耳机。“我可以肯定地说今天剩下的时光里你又要孤身一人,独守空房了。”


      “有理有据。”Finch无奈地清了清喉咙,将他的文书整理好递给他。John接过文件转身离开了地下铁。


~~~


      他承认有些时候是他没有眼色,咎由自取。


      午夜时分给她们俩中的任何一个打电话都是冒着巨大风险的。百分之五十的情况中他会听到电话接通后粗重的呼吸声,很好他又一次打断了她们激烈的运动。如果是Shaw接的电话,那么大部分情况下他能听到Root依然作为背景音在奋战。Shaw的确有很强大的忍耐能力,不过John时刻准备好了理由,一旦听到她控制不住的呻吟出口,他会火速挂断电话。


      他稳定了自己的情绪,做了足够的心理建设后拨通了Root的号码。如果时间允许,他非常乐意等到不那么忙碌的早上,但是此刻Finch正在飞机上,而他需要赶在他们正在度圣诞假的号码被人杀死之前弄清楚敌方的身份。


      四声铃响后,一个暴躁的声音接起了电话。


      “怎么?”


      “Shaw?”这是个以前不曾出现的情况。


      “你有什么事,John?”很显然她是刚刚从睡梦中被他的电话吵醒,警探开始怀疑她和Root下次会设法关掉手机。


      “事实上我需要的是Root的帮助。”


      Shaw不满地嘟囔着,接着他听到布料窸窣作响,和小猫式的咕哝抱怨。


      “好冷,Shaw,快躺回来。”


      “John找你,他需要你那书呆子的脑子。”


      Root明显被激怒了,气呼呼地从Shaw手里接过手机,毯子随着肢体的移动沙沙作响。他的好奇心让他很想问问她们是什么时候走到了同床共枕的地步,而他剩下性格里的不怀好意因子注定了明早见到Shaw的时候他会毫不留情地耻笑她。


      Root好不容易接起电话,她听起来还处于迷迷糊糊地半醒状态。“有什么事么?”


      “Martell女士着手调查她上司们之间的勾当后把自己陷入到了力不从心的危险境地。我需要黑进他们的服务器,看看大老板们究竟想掩盖些什么。”


      “Harold有没有和你提到过SQL?”


      John在回忆里搜寻,想起在夏天刚刚过去的那周,Finch让他坐好然后给他上了一节“如何成为小分队的黑客”的教学。“你是说数据库,对吧?”


      “嗯没错,就是它。”Root停顿了一下,尽力咽回一个哈欠。Harold的书桌抽屉中有一个蓝色的USB驱动器。你插入它就可以黑进他们的虚拟专用网,然后在他们的数据库里启动级联回退,破坏他们的系统。”她翻了个身,声音变得模糊起来,John怀疑她现在把头埋进了枕头里。或者Shaw怀里。“他们的IT人员一定会试图阻止系统崩溃,而你则可以观察他们率先顾忌的区域,利用他们的行为找到你需要的东西。这个方法可以么?”


      他迟疑了一下,他确信Root可以在十分钟内搞定它。虽然他的黑客技术已经突飞猛进远远超过他的预期了,John还是不太想把号码的命运全权挂在他这项摇摆不定的技能上。他听到了耳边Root又快要陷入睡眠中的平缓呼吸声,他试图回忆起上次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在什么时候曾睡的如此安心与酣甜,以至于电话都没有让他们立刻清醒与警觉。他忆起了他曾经拥有过的另一种人生,在每一个慵懒的晨光中,在每一次意识于睡去和醒来间徘徊时,安定游走在触摸与感知Jessica躺在身侧后的温暖与舒适里。


      “John?”


      此刻他可以只身一人走在黑暗中。


      “好的,Root。谢谢,剩下的交给我吧。”


~~~


      唯一一个意想不到的好处是再也用不到他和Shaw这对兄妹档冒充情侣了。


      Finch不紧不慢地解释着,当团队中有一对真情侣时,派出她们去卧底,要比让两个只要稍稍靠近对方就尴尬万分肢体僵硬的人假扮情侣合理的多。Shaw毫不迟疑地对他的选词怒目而视,Finch果断收回了他刚才的那句话,急忙解释他的意思是指化学反应不合,另外既然她和Miss Groves呆在彼此身边都感到很舒心,Shaw为什么不考虑把她带为同伴呢?


      Shaw拒绝了,声称她不想在出任务时因为舞伴而被其他人到处打探—John听闻后没有忍住大笑出来—她坚持携John出席。


      “你难道不觉得在这个有钱老头的舞会上,一对女士一起跳舞太显眼了点,Finch?”


      这一点毋庸置疑,所以为了监视他们的号码,筹资舞会上的这支舞成了John这么多年来最糟糕的一次人生体验。每一次他做出拉近的舞蹈动作时,Shaw总是准确无误地踩上他的脚,他百分之百确定对方是故意的。


      “我原本以为你应该很习惯和比你高的人跳舞,Shaw。“


      “再多说一个字呢John,你试试。”John低下头朝她奸笑,特工嫌弃地翻了翻眼睛,空出一只手戳了下耳机。“Root,你下次和我一起来。我跳男士的。”


      “听上去很有趣,sweetie。”


      虽然他的确会怀念,每次监视“高规格”的号码时他们借机消费的高档奢侈的餐厅,他还是非常欣慰那是他和Shaw最后一次假扮情侣。现在换成了Shaw和Root为了监视这么一个高级号码而一起共进晚餐。


      恰巧当天是情人节。


      Finch在解释任务细则的时候,Shaw阴气沉沉的狰狞表情完全可以荣登世界凶残表情榜。而Root只是随意地给出了她必须到场的两个理由,一是那里有上好的牛排,二是她可以开枪突突人,便轻而易举地说服她一同前往。


      让John和Finch倍感欣慰的是Root在这次行动中尽可能的减少了调情。不过她们所处的环境就没这么让人省心了,或许正是托环境的福Root才这么罕见的老实。John估计Root也清楚,在情人节的纽约被一群情侣包围,Shaw早就憋到了火冒三丈,一点就燃的境地。他甚至在背景音乐里听到了悠扬的竖琴。


      “Vogel的女友终于出现了。”


      “看起来因为她迟到,他很不开心。”


      “我还是赌是他哥哥。”


      食物的到来打断了她们的聊天,John侧过脸瞥了眼Finch。“我站Shaw那边,我也觉得是Vogel的哥哥。”


      Finch着迷于眼前他正在焊接的小组件,没有抬头的接话道。“John,我们先前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了,我不会在我们的号码身上下注,这是不礼貌的。”


      “那是因为你知道我们是正确的。”


      “天呐,Root,你得尝尝这牛排。”


      这次Finch抬头了,John确定自己和他一样,满脸的不可置信。“她刚刚是不是...”


      John点了点头。“完成第一步分享食物,第二步她们就可以去Provincetown②举行婚礼了。”


      “呃,别露出那个愚蠢的表情,快尝尝它。”


      “也可能不是结婚。”叉子刮过盘子的刺耳声滑过他们的耳边,Root紧接着发出了一个异常夸张的声音,John希望那是愉悦的另类表现形式。


      “很美味,Sameen。等我们解决了这个号码,不如到你家去吧,我们可以真正尝尝你最喜欢的美味。”


      “这耳机回路也太闭合了吧。”John长叹一口气,无奈地把脸埋入了双手中。


“      你不能离开,John。”Finch回过神后立刻提醒他。


      “留下来做什么?”


      “别瞎许诺。”


      “我一向兑现我的诺言的,Sameen。”


      Finch抬起头,满眼恳求地看着他,“精神上的支持。”


~~~


      几周后Shaw在处理一个招蜂引蝶的花花公子时, John正悠哉地在地下铁消磨自己的午休时光,当听到Shaw借口消食绕道去接Root的时候,他虎躯一震,赶紧打起十二分精神。Shaw到达Root这几周来仗着主人外出度假强行霸占的公寓的时间很不巧,明显打断了骇客的午餐。Root开门的时候嘴里鼓鼓囊囊的,银质的餐具不停地敲击着碗边。


      “给我几分钟,Shaw。”她嘴里含着食物口齿不清地嘟囔着,John只能猜了个大概意思。


      “认真的么,Root?盒装通心粉配奶酪?”


      “你知道的,被雇佣的刺客是很难找到时间烧饭的。我靠这个和外卖活了十五年了。”


      “但你至少应该吃像样的牌子吧,比如Kraft③或者其他什么。”


      “ 我小时候可吃不起Kraft。大概我已经习惯了杂牌的口味了。”


      John听到Shaw只是不甘心地嘟囔了句就陷入了沉默。当她们换了一个话题,开始争论她俩谁更有魅力,更容易让号码神魂颠倒时,John关掉了耳机,咬了一口手里酱料充足的墨西哥玉米卷,转头开始研究他们的新号码。


      他没有细想这次谈话,直到一周后,他返身回到地下铁正好通过摄像头看到Shaw和Fusco,他们正在尾随鬼鬼祟祟形迹可疑地办着寻常事情的新号码。他们一路跟随,假装悠闲地晃在一家食品杂货店走廊里,John靠在地下铁车厢里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直到Fusco的大笑重新吸引了他昏昏欲睡的注意力。


      “你是在进行食品大采购么?现在?”


      “嗯Lionel,我们中有人为了保住她的两份工作,没时间出来买食物。等到她饿了,准备手忙脚乱去买的时候,我就可以用这些东西丢她。”


      “哦用生的面条作为攻击物。我想那个大概十美元四十二美分。”


      “管它多少钱呢。把那块格鲁耶尔干酪递给我。”


      “你拿这么多死贵的奶酪干什么?准备在你们化妆柜台的聚餐上砸死你的同事么?”


      “我拿了一盒通心粉,四种奶酪。你不是警探么,你来推理推理。”


      “通心粉配奶酪,听起来像是妈妈以前做的味道,对么?”


      “差不多吧。别,你放下,没你吃的份,想都不要想。无论你吃的方式多么健康,这些东西都不太适合你这个碳水化合物含量过多的人。”


      “我早晚有一天会减掉它们的。”


      Shaw不加掩饰地挖苦着身边胖胖的警探,John耳边还回响着Fusco失落的叹息。听到Shaw拍掉Fusco的手,告诫他在自控力方面快点长大时,John想起了上周他碰巧监听到的那场对话。把两件事完美的对上号后,他的嘴角荡起一抹因扑捉到真相而得意洋洋的奸笑,他在打开双向通讯之前认真的自我争斗了一番,最后决定为了个人安全还是把那份小得意留给了他自己。


      “Shaw你最好小心点,你这样很容易给她留下你在意她的想法。”


~~~


      尽管尚未侵入机器的管辖范围,Samaritan的存在也已经蔓延到了不容忽视的地步,Finch和John终于决定把Fusco带到地下铁,并且告知他一切真相。他们一直试图避免再牵连无辜的人,但是随着Fusco和小分队的关系越来越近,一直对于他们所对抗的敌人全然不知,只会让他陷入日益剧增的危险中。


      他轻而易举地接受并且消化了真相。


      “所以你们口中的这个机器其实就是Cocoa Puffs每次一个人在那儿疯言疯语时的对话对象吧。”他一边说,一边倾身向前认真看着墙上Samaritan特工的照片。


      “机器最近都很安静,但是没错,”Finch证实了他的猜想。“Miss Groves通过她耳中的内置耳蜗设备和机器有着直接联系的线路。”


      Fusco转过身,上下打量着他们。“所以除了她,你们都还不是半机械人,是吧?”


      “别担心,Lionel,”John不紧不慢地接腔道。“早晚轮到你。”


      “我想John实际上想说的是,剩下的我们有一套稍微不那么扰人的联系方式。”Finch从抽屉里拿出一副备用耳机,递给Fusco。“请原谅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将这副耳机连接了你的手机。耳机上方按钮会打开我们所有人的线路,这样你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我们都可以听清楚你的情况,下方的按钮是让你能听到我们在说什么。”


      “我讨厌戴这些东西,”尽管抱怨连连,Fusco还是老老实实地把它塞进了耳朵。他按下了一个按钮,听到里头传来的成片枪声眉头紧皱,“这是在干什么?”


      John笑了笑。“Root和Shaw正在处理一个号码。事实上她们这次已经比往常要温柔些了。”


      “别告诉我把我叫过来是要搅合进一个三连环杀人案就行,我这个月手上已经有两起类似事件了。”


      “Shaw,这真的让我回忆起一些往事呢。”


      “她们的行为方式可能不是那么的含蓄,”Finch一边说一边递给Fusco一张阴影地图的复印件,“不过足够周全。”


      “现在可不是感怀往事的时候,Root。Gabriel,呆在我后面。”


      “我只是在说,你和我,在这里。一群保安横在我们和出口之间,而这群人没有一个为Samaritan卖命...这感觉很好。“


      Fusco抬了抬眉毛,伸出拇指在身后比划着。“她有点问题,精神方面的。”


       “你会习惯的,”John耸了耸肩。


      “Miss Shaw and Miss Groves很快就能圆满完成任务。”Finch回到书桌前,拿出了他先前为Fusco准备的数个掩饰身份。“等她们回来,我们可以根据Samaritan最近的行为制定一个相对应的行动方案。”


      “在我们清理这些家伙的时候,你就不能让你的嘴消停一分钟么?”


      “Sameen,你昨晚可没有抱怨我的嘴。”


      “因为比起现在你在不停地暴露我们的位置,那个时候你有很正确的使用你的嘴。”


      Fusco吃惊地张着嘴看着Finch和John,在John出口阻止他之前,他伸手按下了第二个按钮。“Hey,或许你们俩可以把这些调情留到没人正处生命危险的时候。”


      “Lionel?你怎么会在这条线上?”


      “你偷听了多久了?”


      “Harry终于把你编入小分队里了么?”


      “Fuck,你们这群人偷听了多久了?”


      “我觉得他们听到了所有,Sam。”


      “你们都是他妈的偷窥狂,把你那该死的开关给我关了,Root。”


      “我觉得为时已晚—”


      线路那段一片寂静,John转过头和Finch交换了痛苦的目光,他们深知他们将在Shaw回来之后付出惨痛的代价。


      “她们经常说这些有的没的么?”


      “呃,她们...乐在其中。”John又一次耸了耸肩,Finch只是尴尬地挑了下眉毛,Fusco不可置信地审视着他俩。


      “你们这群人脑子都有问题。”


Fin.


①爬虫是一个从一个或数个种子超链接出发,发现新的网页并保存这些网页的快照的工具,然后分析它们,从中提取网页链接,扩充链接列表库。


②Provincetown是马萨诸塞州鳕鱼角(Cape Cod)最顶端的一个小镇,又名“P-town”。这里除了以海港,沙滩闻名外,是艺术家聚集的地方,还是有名的同性恋的天堂。


③Kraft:卡夫食品

 
评论
热度(738)
  1. 佚名啊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 转载了此文字
  2. 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 转载了此文字
    没羞没躁的秀恩爱~男士们要被齁死了~
 
© 装作看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