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You and me, we made a vow

stumpfe Axt:

【翻译】You and me, we made a vow


一篇甜文~


原文: You and me, we made a vow


作者: thistle_do_nicely


翻译: stumpfe Axt


授权:等待回复中,侵删


 配对: Shaw/Root


分级 : G




 


Root感到十分无聊。如果她都感到无聊,Shaw就更不用说了。她几乎和Shaw一样想一醉了之。然而她们还得盯着号码。所以她继续背靠着吧台坐着,看着她们的号码(伴郎)和伴娘绕着舞池笨拙地慢舞。


 


Shaw咕哝着什么,又拿起酒杯喝了一口。不用过多久John就会让她们从这儿解脱出来,所以她觉得在被迫待在这个鬼地方参加婚礼后自己最少也应得一杯威士忌。至少酒店的房间还不错。


 


“怎么?”Root说。


 


“我事实上什么都没说啊。”


 


“我知道,但是你嘟囔了什么,我就是特别想知道为什么。”


 


Shaw扬起了眉毛。“真的?”


 


“上帝作证,太想了。我要无聊死了。”Root撅起嘴说。


 


这让Shaw微笑了一下。她冲着乐队所在舞台的方向挥了挥手。“我只是在判断这是不是很差劲儿。”


 


“‘是不是很差劲儿’,听起来像电竞游戏节目。“Shaw懒懒地翻了个白眼,但是没有控制住闪过脸上的微笑,”那么你到底在说什么呢?乐队吗?“


 


“我算不上是音乐专家。不是,看屏幕。认出上面的话了吗?”Shaw转头看向Root,她正开始看那个在乐队后面放着的播放着文字的屏幕。


 


“Uh,我正在看着什么?歌词吗?”Root看起来有些困惑。


 


“你真的没有看出来?”Shaw看起来很惊讶。


 


"我应该看出来吗?“有那么几秒,Root担心她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但她想了想,确信如果那些文字对Shaw,或对Shaw和她很重要的话,她绝对会认出来的。


 


“Uh,你在婚礼期间的注意力到底在哪儿啊?”Shaw为自己在这一点略胜一筹感到愉悦,Root通常比她观察力要强一些。“那是他们交换的誓言。”


 


“Oh,对。是誓言。”Root试着回想自己想不起来的原因。


 


一个令人忧虑的想法忽然出现在Shaw的脑中,于是她转身面对Root。“Root,”她的声音低沉而稳定,“你在仪式进行的时候到底在想什么?”


 


Root想起了原因,而这让她微笑了起来。她微微转向Shaw,背向后靠,支在吧台上的手肘撑着头。她十分想逗逗Shaw,告诉Shaw她在想她们结婚的场景,但那很可能意味着她们中的一个要在酒店的(相当舒服的)沙发上过夜,所以她决定告诉Shaw实情。


 


“我们看着新娘走向圣坛的时候,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想象你穿着婚纱的样子会是多美。”她的声音低沉,带着诱惑和挑逗的意味。“这个想法接下来恐怕要在我脑海里待一段时间了。”


 


“你在想婚纱。”Shaw本想用一种怀疑的语气,但音调比自己打算的稍微高了一些。Shaw当然知道Root的意思。


 


“我在想在婚纱底下的东西。我在想假如我把它脱掉,然后——”


 


”我能想象到那个画面,Root。“她喉咙滚动了一下,看来Root在举行仪式的大部分时间里比自己的状态要”开心“很多,Shaw发现自己处于被挑起性致和被激怒的中间地带。”我们还有几小时才能走。假如Reese没有被绑起来而且能找的到这个地方的话。“


 


“好吧。”Root又撅起了嘴。“我待会儿全都告诉你。还有别再提Reese被绑起来什么的。简直破坏我心情。”这绝对令Shaw微笑了起来。很明显Root没办法忍受安静。“也许屏幕上的誓言并不那么差劲。我是说,至少那是他们自己写的。传统的誓言实在有些糟糕。”


 


“的确。去你的‘服从’!“(注:‘Obey’my ass!//传统的婚礼誓词里有obey么?我怎么不记得//)Shaw表示同意,但立即对自己措辞的转变感到后悔。


 


“Oh,我会的——”Root在Shaw有机会截住话头前立即接了话。


 


“别往那儿想,Root。”暗示总是从Root一方给出。Shaw靠近Root,在离高个女人的耳边仅仅几寸处开口,“真的,如果你一直不断把我的想法拖到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就为了和你的想法作伴的话,我该怎么度过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呢?”Shaw声音低沉地坚持道。


 


Root咽了下口水。如果她之前只是开玩笑说自己被挑起性致的话,现在她知道那变成了现实。她逼迫自己的思绪到别处去,回到那些誓言上。


 


“我完全可以想象你写出的誓言。”Shaw对此扬起了眉毛,Root竭力模仿着Shaw。“我有时候会让你开车。我会让你借我的nano(和其他各式各样的武器)。我有时候甚至会和你分享食物。“


 


“那应该听起来像我吗?”


 


“嗯,或许我该改进一番。”


 


“我宁愿你不要改。”Shaw安静了一会儿,期间Root觉得仿佛过了一辈子的时间。“但是,uh, 那也差不多。我是说,我大概也会那样说。”她发现Root的嘴唇正慢慢弯成微笑的形状,令她急忙加了一句,“不是说我会——”


 


“我知道。”Root打断了她。“这个,”她冲着婚礼派对的大致方向示意,““并不适合我。跟我说说吧,你觉得我的誓言会是什么样的?”


 


Shaw停了一会儿思考Root 的要求,在转身面对Root前,她的脸看起来紧张而严肃,“我会支持你射膝盖、痛打或向暴徒开枪的需求,直到你的身体不允许你那么做的时候。我会理解你每天至少要吃三顿饭——而且由于射膝盖错过的饭一定要在之后补上。我会理解吃第二顿早餐的合理性。“


 


Root轻声笑了出来。她相信Shaw的誓言的三分之二和食物有关,剩下的和把谁海扁一顿有关。她一直清楚食物和暴力是通向Shaw内心的路径。


 


Root没有说谎——她并不想要这样。她不需要手指上的戒指,一纸证书或改变姓氏。她甚至都不想要这些。她只想让Shaw知道,她,Root,属于Shaw。对于她而言,Shaw是第一位的,不是别人,甚至不是机器。她唯一想从Shaw身上得到的就是Shaw能够接受这一点。我是你的。


 


Root再一次艰难地吞咽了一下。


 


“那的确很棒。但你漏了一些。”她抬头瞥了一眼Shaw,后者脸上挂着好奇的神色。“我觉得我还会说:我不会问机器有关你的信息,除非你生命有危险。我会在你需要的时候给你空间。还有你永远排在机器的前面。“


 


她在说最后一句话时目光对上了Shaw的,想要让她不要怀疑她的真挚。


 


Shaw的目光和她接触了一秒,然后移向了别处。Shaw坐着沉思刚刚Root所说的话。又是一阵沉默,对Root来说仿佛漫长的没有尽头。她刚才的妥协和或多或少的宣告,让Shaw感觉到心脏在胸腔中砰砰地跳着,她的胃中有些…奇异的感觉。有点像特别饿的时候,但是胃并未咕咕叫。她的大脑告诉她这不好。这是一个未知的存在,对她而言是未经勘测的领土。她的本能在把她推向战斗或逃跑的边缘。


 


她在害怕。


 


这有什么好怕的,你这蠢货?她责骂自己。你不会逃跑,你会反击。你会倾尽所有。


 


最终她说话了。“我,呃,可能还有一些没说。”


 


“是吗?”Root回答,有些不安。


 


“是的。但我不认为它们,uh, 和你的一样好。”Shaw几乎看起来有些紧张。而这不为Root所熟悉。她抑制住想要伸手抚摸Shaw的脸的冲动。


 


Shaw继续说,“我保证不会对每个你提的建议翻白眼。”这令Root露出了微笑——她知道这件事对Shaw是多么难。


 


Shaw看向了Root的眼睛,说:”我会试着不开更喜欢食物或Bear而不是你的玩笑。“Root放松了一些,微笑着。这虽然不是大庭广众下交换誓言,但看起来Shaw并没有被Root刚才说的话吓到。


 


Shaw移开目光,然后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轻声补充:“我会在你需要的时候拥抱你…有时当你不需要的时候我也会这么做。”她睁开眼睛,看向Root。


 


Root觉得她的眼睛从未看起来那么大,那么明亮,那么美丽。她能看到它们后面的希望与恐惧,展示着她从未在Shaw身上看到过的脆弱。


 


这种感觉膨胀了起来,像洪水一样冲刷着Root,令她眼睛感到刺痛,她咬住嘴唇才抑制住了泪水。Root微笑着说:“Sameen,这对我来说足够好了。”



 
评论
热度(279)
  1. stumpfe Axt 转载了此文字
  2. Anthea J MElsa 转载了此文字
 
© 装作看雪 | Powered by LOFTER